司行空

近代现代 admin 浏览

小编:司行空 鬼天气,说下雪就下雪,难道不知道我从小最怕冷?常戚戚提着战刀,走在风雪之中,嘴里吐出一口气,顿时形成一条长长的柱形白烟。 摆脱那一位黑衣人之后,常戚戚就立即

司行空
 
    “鬼天气,说下雪就下雪,难道不知道我从小最怕冷?”常戚戚提着战刀,走在风雪之中,嘴里吐出一口气,顿时形成一条长长的柱形白烟。
 
    摆脱那一位黑衣人之后,常戚戚就立即追着张若尘和黄烟尘留下的痕迹,急速赶路。
 
    一连追了五百里,也没有看见张若尘和黄烟尘的踪迹。
 
    “常师弟,你若是真的怕冷,要不喝一口‘烧刀醉’?”一个声音飘到常戚戚的耳中。
 
    “谁?”
 
    常戚戚大吃一惊,唰的一声,将战刀拔出,一双绿豆大小的眼睛,四处张望,寻找声音的来源。
 
    “你将目光向东看,百里之外,有一座两千米高的山峰,我现在就在半山腰。”那一个声音又响起。
 
    常戚戚抬起头,向着东边看去,虽然隔着风雪,却依旧能够看到百里之外,的确有一座山峰。
 
    “百里传音,难道是……”
 
    常戚戚的眼睛一亮,立即施展出身法,化为一道残影,以最快速度,向着百里之外的那一座山峰冲去。
 
    修为达到常戚戚的境界,完全能够做到踏雪无痕。
 
    一个时辰不到,常戚戚便来到百里之外,登山山峰,站在雪地之中,抬头看去。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,披散着长发,手中捧着一只酒葫芦,躺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上面,正在仰头饮酒。
 
    那一个男子的身材高俊,脸型完美,眉毛浓黑,鼻梁高挺,一派英姿潇洒的气质。
 
    常戚戚看到树上的那个男子之后,脸上露出喜色,立即拱手行礼:“见过大师兄。”
 
    倒卧在树上的男子,正是武市学宫的第一高手,司行空。
 
    司行空的嘴角一勾,手臂一甩,将酒葫芦甩了出去:“既然说要请你喝酒,就绝不吝啬。当然,烧刀醉可是贵得很,只准你喝一口。”
 
    常戚戚接过酒葫芦,心头大喜,大师兄喝的酒,又岂会是普通的酒?
 
    扒开酒葫芦,常戚戚猛喝了一口,生怕少喝了一滴。
 
    可是喝完之后,常戚戚就立即后悔。
 
    烧刀醉进入身体之后,简直就像火焰一样,让常戚戚体内的血液完全沸腾起来。
 
    “大师兄,你……你喝的是什么?”
 
    常戚戚浑身冒汗,说话的时候,嘴里都像是在吐火。
 
    虽是冰天雪地,常戚戚还是在第一时间,将身上的衣服裤子脱得干干净净,只剩一条大红色的裤衩。
 
    “哈哈!那烧刀醉可是用三十九种烈性灵药炼制而成,药性堪比半圣真液,烈性比半圣真液更强,贵得吓人。就算是我,每天也只敢小饮三口,你居然敢一次性喝那么多?”司行空从树干上坐起来,伸了一个懒腰,看到常戚戚那一副模样,又是心痛,又是好笑。
 
    心痛的自然是他的酒。
 
    常戚戚穿的那一条大火裤衩,似乎也颇为好笑。
 
    “还是我来助你一臂之力!”
 
    司行空飞身而起,身体轻飘飘的在半空踏行,看似动作十分缓慢,但是,只是片刻之后,就已经站在常戚戚的身前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他一指点在常戚戚眉心,体内的真气涌了出去,进入常戚戚的气海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烧刀醉的药力就完全被炼化,转化为常戚戚的修为。
 
    刹那之间,常戚戚的修为就从地极境中极位,突破到地极境大极位,武道修炼提升了一大截。
 
    药力虽然被炼化,可是酒劲却无法炼化,常戚戚依旧显得醉醺醺,浑然不知自己现在只穿着一条裤衩,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突破到大极位。
 
    并不是烧刀醉的药力就那么逆天,只是常戚戚的修为本来就达到地极境中极位的巅峰,加上司行空和烧刀醉药力的帮助,自然就一举突破境界。
 
    常戚戚的舌头有些发麻,醉醺醺的道:“大师兄,你不是携带半圣血书去对付毒蛛商会的邪道武者?”
 
    司行空摇了摇头,长发随风而飘,叹道:“别提了!华名公的修为达到天极境,又有红蛛巨舰,想要收拾他,谈何容易?不过现在也不用我操心,千水郡国的两位武道神话,已经赶去追杀他。”
 
    常戚戚道:“大师兄,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 
    司行空一拍额头,大呼一声,道:“对啊!光顾着喝酒,差一点忘了正事。你跟我走一趟,咋们去会一会那一位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第一天才。”
 
    “张天圭?”常戚戚的酒劲醒了一大半。
 
    “对,就是他。”
 
    司行空将常戚戚手中的酒葫芦夺了过来,挂在背上,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道:“我已经闻到他的气息。”
 
    司行空走在前面,看似只是随意的行走,可是常戚戚即便是以最快的速度奔跑,也有些追不上他。
 
    常戚戚跑得气喘吁吁,道:“大师兄,你去张天圭干什么?”
 
    司行空笑道:“有人托我,今晚无论如何都要拦住他。”
 
    “拦住他干什么?”常戚戚问道。
 
    “不知道。”司行空道。
 
    “那又是谁让你拦住他?”
 
    “你猜!”
 
    “我猜不到。”
 
    “猜不到,那就算了!”司行空笑道:“其实我也早就想与他过一过招,他被成为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第一天才,我被成为天魔岭三十六郡国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,到底谁更强呢?”
 
    “肯定是大师兄你最强。”常戚戚道。
 
    “那可说不一定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”
 
    司行空盯了常戚戚一眼,摇了摇头,“你的速度怎么这么慢?还是我来带你。”
 
    司行空抓住常戚戚的肩膀,唰的一声冲了出去,就像一道鬼影子在雪地之中闪过,空气中还回荡着常戚戚的尖叫声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张天圭坐在一辆奇异的车架之中,在离地三尺,急速飞行。
 
    那一辆车架被称为“飞辕”,八阶真武宝器,乃是张天圭在一座初级遗迹中找到的宝物。只要将灵气镶嵌在飞辕的底部,就能激活阵法,离地飞行。
 
    “按照沈峰留下的记号,我已经快要追上烟尘郡主和那一个神秘少年。”洛城坐在飞辕外面,控制飞辕的方向,冷哼一声:“若不是常戚戚拦住了我,我早就已经将他们两人给收拾,又何需大师兄你亲自出手?”
 
    张天圭盘坐在飞辕之中,道:“那一个神秘少年到底是不是张若尘?”
 
    洛城轻轻摇了摇头,道:“他自称是武市学宫银袍长老阁阁主的秘传弟子,而且又戴着面具,我也无法判断他的身份。”
 
    “银袍长老阁阁主的秘传弟子?”张天圭的双目豁然睁开,瞳孔之中射出两道刺目的杀芒,道:“看来我必须要亲自去确认他的身份才行。”
 
    飞辕行到一旁湖畔旁边的时候,突然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怎么回事?”张天圭有些不悦的道。
 
    洛城的声音有些凝重,道:“有人拦住了飞辕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人敢拦我的车架?”张天圭的声音一沉。
 
    “是……是天魔十秀之首,司行空。”洛城道。
 
    “司行空。”
 
    张天圭的眉头微微一皱,将车帘撩开,向着前方看去,只见风雪之中果然站着两个人。其中一个提着酒葫芦,另一个穿着大红裤衩。
 
    那一个提着酒葫芦的俊逸男子,向着飞辕中看了一眼,笑道:“张兄,风雪漫漫,地冻天寒,你这么急着赶路,是要去哪儿?”
 
    张天圭料不准司行空的来意,将一件雪貂披风裹在身上,走下车架,对着司行空拱手一拜,道:“司兄,找我难道有事?”
 
    “当然,我可是在这里等了好一会儿。”司行空爽朗的道:“我早就听说张兄乃是云台宗府宗主的亲传弟子,已经将《六玄圣功》修炼到第五层,心中十分仰慕,所以,打算与张兄切磋切磋。”
 
    张天圭的双眼一缩,道:“今天,我还有要事,恐怕要让司兄扫兴。若是司兄真想一战,半月之后,我们在王城一决高下如何?”
 
    张天圭的修为大进之后,对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,早就想击败司行空。只有击败司行空,他才算是名副其实的天魔岭三十六郡主第一天才。
 
    但是,今晚却不行。他必须要立即赶去对付黄烟尘和那一个很可能是张若尘的神秘少年,决不能因为司行空的出现,就耽搁了时间。
 
    常戚戚的酒劲依旧没过,叫骂道:“张天圭,大师兄可是天魔十秀之首,专门在风雪中等你,就想与你一战。你一句话就想将我们打发,也太不给大师兄面子了?”
 
    司行空道:“张天圭,不战而逃,可不是你的做事风格。”
 
    张天圭又向司行空看过去,沉思了片刻,道:“好!既然司兄想要一战,在下自然是要奉陪。但是,我今天的确有十分重要的事,这一战我们恐怕要速战速决,十招之内,分出胜负如何?”
 
    司行空眯着眼睛一笑,伸出一根手指,轻轻的摇了摇,道:“不需十招,我觉得第七招就能分出胜负。”
 
    张天圭道:“司兄也太自信了?莫非司兄认为我修炼的《六玄圣功》就只有六种玄妙,第七招必败?”
 
    “哈哈!《六玄圣功》博大精深,融合六气于一体,施展任何武技都能变化万千。但是,我却觉得,无论武技如何变化,依旧只有六种玄妙,本质是不会改变。只要我能够接住那六种玄妙,等到张兄变化穷尽的时候,第七招自然就能分出胜负。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dm-seasport.com/a/jindaixiandai/20180219/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